Archive for July, 2005


淨空狀態

最近…其實很想保持在一種,淨空狀態。
 
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做,
只要很簡單的照本能行動,
和家人在一起、和朋友在一起,
看看電視、看看六人行、看看喜歡的書、聽聽喜歡的音樂,
保持愉快的心情,多好。
 
不想去刻意的維持某些關係,
想讓一切都順其自然,照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做,
不想管Deep green…不想管kevin…
就安安靜靜的呆著,珍惜身邊的人、身邊的環境,
用愉快的心情去度過每一天,多好…
 
現在我是這麼想的啦…
也許過陣子,又會開始不甘寂寞了吧~
 
但至少…目前是真的這麼想的,有點像是…
倦鳥歸巢吧…
 
 
Advertisements

一團亂。

不用上班的禮拜六,準時在7:30醒來。
再次CHECK沒有訊息的手機,心還是沉了一下,
傳了訊息過去給妳…除了等待,還是只有等待。
 
 
好不容易靠著抓狂一族和花田少年史,
稍稍轉移了心情。
但就在這個時候,手機唱起了歐若拉,
心裡知道這麼清早一定是妳,雖然不願意,
但也不得不接受的訊息。
 
文字的往來中,我們都沒有改變這樣的通話方式,
誰也不敢打破這個清晨的寂靜,吵醒身邊的另外一個人,
或者是…驚醒應該是還在夢中的自己。
 
還是很不真實。
 
從昨夜到今晨,我還是選擇逃避。
縱然妳說妳很平靜;縱然妳說妳很安心,
縱然妳說…我根本不必擔心、不必為妳著急。
 
隔著文字,我們似乎都很安全,躲在各自的角落裡。
那就這麼吧!既然我已無能為力。
那就這麼吧!
 
不再繼續那種過於冷靜的交談方式,
我又把自己埋進漫畫裡,
希望能抽離這種沉痛的負面情緒。
可惜它還是深深的深深的,在我心裡。
 
 
下午兩點,逞強的撥了通電話給妳,
既然已是事實,那就試著讓自己去接受吧,
試著讓自己不去感覺那種深沉的痛,
試著讓自己表現的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試著覆蓋情緒。
 
…可惜我未能如願,和妳通完話後,
越發激烈的情緒讓我無法平順的呼吸,
我氣憤的心疼的,卻還是和妳說些無關緊要的玩笑話,
我的小心翼翼,妳看見了嗎?
我企圖隱藏的情緒,妳察覺了嗎?
 
 
他憑什麼這麼對妳?!
掛上電話後,
我在心裡一次又一次的問,一次又一次的問,
一次又一次的咒罵,一次又一次的咒罵,
我還是走不出這個迴圈,
我還是消化不了這樣的情緒。
 
結論是,把妳帶回來!
這樣妳才安全,這樣妳才不會受傷,
這樣妳才不會…
不如說這樣我才能確保妳的安全,
這樣我才能確定妳不會受傷,
這樣我才能確定…不會有人對妳壞。
 
拿著電話衝到後陽台,按下速撥鍵,
聽著自己氣憤的心跳聲和著電話的撥號音,
我要怎麼跟妳說?
我要怎麼跟妳說,我不捨、我難過、我要妳回來…?
我說不出口…既然妳覺得妳很好、很幸福,
那麼…我憑什麼?
在那一刻,我除了是那個束手無策、焦躁急迫的我之外,
我還是誰?
我可以把妳帶回來嗎?
我有資格帶妳回來嗎?
 
電話接通後…我還是小心翼翼的…
問妳,妳要是出來跟我見完面之後,妳還要回他那裡去嗎?
 
「當然要啊~!」
妳立刻、肯定的這麼回答我,我感覺又受了一次重擊,
我失望、無助,在心裡一次又一次的問,
為什麼?為什麼?妳為什麼還要回去…?
我再也沉不住氣,不斷的逼問妳,
你們怎麼樣?他對妳怎麼樣?
妳支支唔唔了半天,回答我說…
 
「還好阿…順其自然囉…」
 
 
 
我知道我焦急的語氣傷害了妳,
我知道我多餘的關心在此時並無任何助益,
我知道…我都知道,只是我沒辦法…
對不起…
 
頹然無力的掛上電話,
我又躺回床上,拿起漫畫來看…
心裡卻想著,下午兩點,妳還沒飯可以吃,
一個人待在那個偌大的房間裡,看著他的睡臉,
妳在想什麼?妳的感覺是什麼…
但事實上此時腦袋裡更多的問題是…
我的想法是什麼、我想改變什麼、我想阻止什麼…
我還能阻止什麼?
 
 
一團亂。
那個時候,我的思緒、情緒,攪在一起,
一團亂。

 

引述

以賽亞書30

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
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
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
你們竟自不肯。
 
 

主雖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

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

無法避免

現在…回想起那時的聲淚俱下,
已經想不起來是為什麼,好像…也不具任何意義了。
 
從6號知道那件事,曉以大義、軟硬兼施到柔情攻勢,
都沒能阻擋妳的腳步。
星期五的晚上,當妳看完我的信,流過淚,
還是跟我說再見時,看著妳離線的訊息,
我已經可以預見,將會遭遇到什麼樣的衝擊。
而這樣的無法避免就這麼梗在我的胸口。
 
妳上火車的電話,我接了,但卻不想多說;
妳下火車的電話,我接了,但卻不想多說;
妳打來告訴我伊藤潤二出新書的電話,我接了,但卻不想多說。
 
因為我不想聽見電話那頭熟悉的火車吭鏘節奏;
因為我不想聽見電話那頭火車站的熙攘;
因為我不想聽見電話那頭…離妳很近的,他的聲音。
 
因為我不想接受,妳真的已經離我遠去。
 
 
睡前,放不下擔心,我還是打了電話給妳。
沒接。
迷濛之際,傳去的訊息,也沒有在天亮之前收到回音。
把我吵醒。
 
在那個夜裡,穿梭在許多深深淺淺的夢境裡,我寧可被妳吵醒。
 
 
而那份在睡夢中仍沒辦法抹去的深層哀悽,
卻註定在天明之後,被狠狠的喚醒。
 
 
 
 
 
**為什麼我沒有像他說的,在明天天亮之後,得到海闊天空…

請不要離我遠去,I can’t stand that….

親愛的妳,
 
其實很難告訴妳,在我聽到那件事的時候,
心裡有多震驚、有多難過,又有多擔心…
 
我甚至在心裡偷偷的想,
妳會不會是因為我最近的行徑,才會讓自己也越過了那道藩籬?
是不是這樣呢?親愛的妳。
 
如果真是這樣,我會非常非常的自責、也會非常非常的難過。
 
妳一定不明白,在那些事之後,
我對自己有多麼懊惱、有多麼的厭惡,又有多麼的想就這樣放棄自己。
因為我再也找不回那個以前讓自己驕傲的我,
再也找不回那個曾經有許多夢想的我,
也再也找不回那個曾經有許多思想的我,
一直到後來…我好不容易又回到妳們的身邊。
 
妳可能不能了解那種一個人走在黑暗裡的感覺,
身邊所有的一切都像被狠狠用手塗抹過的油畫一樣,模糊不清;
所以有的油彩攪和在一起,看不到出口,也找不到入口。
 
只能一直在那樣的不平衡中,DAY AFTER DAY。
 
我跟妳說,「請不要離我遠去」,
是真的在跟妳說,
請妳不要離開我。 
 
雖然妳一直笑笑的跟我說,「不會啦!我一定會好好的回來。」
但是,在心態上,我就是沒辦法說服自己。 
要自己不去擔心、不去在意。
就算我所預期的事情沒有發生,我還是不覺得那是件"好玩的事"啊…
 
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吾家有女初長成"的老媽子,
擔心這、擔心那,就是捨不得妳走。
因為這趟路的盡頭是什麼,我完全無法臆測,也無從得知,
而我更不想讓妳嘗到跟我一樣的痛苦。
 
我多麼希望妳能一直在走平靜、安穩、幸福的路上,
不要有風雨、不要有辛苦,
因為妳們都是我最重要、最需要,也最引以為傲的好朋友。
 
所以,請不要離我遠去,I can’t stand that….

希望你幸福,Mr. Aquamarine blue

 
其實當知道Aquamarine blue有了新戀情的時候,
心裡不免有一點小小衝擊,也有一點…小破碎。
 
衝擊是,人的變化究竟可以多大?
在面對自己對Deep green的感情時,我也常問自己,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究竟可以維持多久?
為什麼我可以在兩個星期前聽到Aquamarine blue娓娓訴說著,
他是如何苦苦戀著那個人。
卻又在14天之後,聽說他是如何的被包圍在幸福的氛圍中。
 
人的變化究竟可以多大?
如果真的可以這麼大,那麼為什麼我對Deep green的感覺,
卻從來不曾變過?
是因為他不曾消失?是因為他不曾離開?
或…只是因為自己太傻氣?
 
其實,大家心裡都明白,
Aquamarine blue的變化對他來說是好的,是尋覓已久的幸福…
而我只是暫時還沒有辦法接受,曾經他給我的癡情印象吧…我想。
 
 
破碎…。 難以言喻。
 
曾經那種淡淡的,對他的感情,讓我逃避,讓我趨近,
 
又將我逐離。
 
近來和他的親近,仍然免不了讓我偷偷的在心中升起一絲狂喜,
總不自覺得,朝他的方向走去,小心翼翼。
 
在和K最痛苦拉距的那段時間裡,我就是靠著這份心情,
慢慢的抽離對K莫名的依戀。
 
 我深深的知道,這樣的想望是多餘的,是無謂的,是奢侈的;
但我還是緊抓住這份力量,重新回到這個世界。
 
所以,親愛的Aquamarine blue,我十分的感謝你。
你從以前到現在的單純認真、讓人愛不釋手的靦腆個性,
在場上飛舞的身影,以及所有一切讓人心怡的近乎完美,
都將永遠的留在我(我想不止是我)的心中,
 
希望你幸福,Mr. Aquamarine blue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