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5


同性&異性之間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的
在同性與異性之間
在我很小 很小的時候
我真的了解  有太多東西  同性給不了  也給不起
就算能安慰  卻也比不上他給的萬分之一
這裡指的是妳喜歡的那個他…
 
我又有什麼資格責備妳呢?
 
但是我很愛妳! 真的很愛妳喔!!
所以也有心疼也有不捨…
大概也有吃醋的感覺吧~~
就請妳原諒我的反應過度吧…
(這麼說來小鈴的說法也不無道理吧~)
 
我們都長大了
不再能像以前佔據彼此所有的時間
是那種感覺嗎…?分開旅行?
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的感覺…
妳了解我的
好惡分明  不喜歡中間曖曖昧昧的灰色地帶
因為那讓我痛苦
所以當妳問我 "杏  這會不會影響我們"時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
因為那個時候
我不想跟妳講話  真的
一句都不想 …
 
過了一天之後
我問自己  這畢竟是妳的私事 我有什麼資格生氣
我的生氣  會不會只是因為  妳沒有照著我說的做?
我又沉默了…
 
又過了一天
學校裡的生活  讓我不再想這件事 開心的過日子
這算是一種釋懷嗎…?
我只是不再想了…
也沒有當時的悲傷或心痛
或許這才是能面對妳的狀態吧…
 
所以我想說什麼…?
我也不知道…
說真的我還是氣妳氣得要命
也恨他恨得要死
但是也只能希望…他好好的對待妳…
我都不敢細問  所有的情況
深怕點小事我又會更生氣 也更反對…
 
我很想跟妳說
我更討厭那種感覺  心虛的感覺
不只是妳有  我也同樣有
在和妳相處的時候  那種顧左右而言他
想問又不敢問的心情…
 
但是因為妳曾是我最重要的好朋友  我放不下妳
我又真的了解…現在他所能帶給妳的快樂幸福和滿足感
遠遠超過我所能給的…
 
所以…就是這樣囉~
雖然我總是自己很矛盾的在反覆的說服又推翻自己
但這都跟妳沒有關係  請妳用力的去幸福吧…
只要妳快樂   什麼都好  什麼都好…
 
Advertisements

會不會?

 
你們會不會?
 
別人會不會?
 
有時候突然想起不久前的事情  然後感到懷念
因為意識到那些都已經成為"過去" 
不會再回頭   不能再重來  
 
不管是苦是甜
不管你想或不想
它就是不能重來 
 
你知道我想起什麼嗎?
 
我竟然是想起
上學期在上"中國文學現代史"時
大家在那個4樓邊間的視聽教室裡
被老師逼著看一些莫明奇妙的影片
 
懷念那個需要脫鞋子深褐色發亮的木頭地板
懷念那些長得四四方方  大家坐起來彆彆扭扭的桌子
懷念老師在上頭不知所云
懷念我們盯著有點失真的投影螢幕發呆…
 
大學四年  真的就這麼過去了吧~~
就這麼在轉瞬間成為記憶裡的昏黃…

忽然覺得…什麼都不想要了!

消失
作詞:袁惟仁 作曲:袁惟仁

我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沒有煙味沒有是非
沒有肥皂劇裡的對白
我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沒有guitar 沒有依賴
沒有約會時的等待

離開我熟悉的城市忘記我自己的名字
說沒有結局的故事
你不想聽我就消失
離開我熟悉的桌子拔掉我身上的電池
點掉我臉上的黑痣
在地平線上消失
我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沒有電話沒有災害
沒有那麼多的電視台
我想找個地方躲起來
沖了馬桶看著水流
我躲在廁所不想出來
不想出來不想出來
呀……
 
范曉萱的歌…剛好是現在我心情,
什麼都不想要了,都不要了…

怕!

突然開始覺得害怕
而且每多想一秒鐘  恐懼便多加深一分
 
我害怕
害怕成為你生命中的過路人
害怕自己消失的輕輕悄悄不留痕跡
 
我不是徐志摩
不需要這樣的愛情
 
….
 
我也害怕這與日俱增的害怕
這表示什麼…?
我知道
只是因為害怕而無法說出口…

等待

站在十字路口
 
我知道等的是你
 
只是來往的眾多光點
 
我卻獨不見你…

其實很酷

我們昨天做的事
 
其實我覺得很酷…
 
冒著這麼大的雨硬上陽明山
 
在霧濛濛的蜿蜒山路上
 
看人形點唱機單手開車兼迷路
 
邊坐在後座默默的擔心人身財產的安危
 
 
 
泡著熱呼呼的露天溫泉
 
肩膀以上卻吹著刺骨寒風
 
看著遠方連綿的山頭被大雨刷白
 
 
其實真的很酷
 
我真的這麼覺得 真的這麼認為
 
管他有沒有事先計畫好
 
管他有沒有後備方案
 
管他討論去處花上一個小時半個下午
 
我們就是享受 就是喜歡
 
怎樣??!!!
 
 
親愛的大媽和凱超
 
祝你們生日快樂唷!!!
 
雖然四分之一的12吋蛋糕太大也太多
 
請接受我們滿滿的祝福與問候~~
 
we’ll be the best friends forever~~!!

弱勢

 
我害怕在愛情中處於弱勢
 
 
            卻又總是渴望處於弱勢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