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對你的感覺

總覺得對你 
 
喜歡  又討厭   想親近
 
又想逃離  想擁有
 
 
 
 
又想放棄
 
 

最近…

最近總覺得自己,
有點太猖狂、太大意、太撒野、太自以為是。
這是對於我身邊那些親近的人來說~
最近總覺得自己老是會突如其來的衝出一些話,
一些容易傷害的身邊我所愛的人的話,
總在話脫口而出之後才感到後悔,
這就是口沒遮欄吧…
哎..怎麼就是改不了這個毛病呢?
 
最近總覺得身邊的大家都很不穩定…
還是這只是我自己的錯覺呢?
總覺得大家都會因為一些小事感到不高興,
也許都沒有說出來,
可是我卻總是看到那一瞬間看大家到臉上的情緒,
討厭這樣……覺得很難過~
 
真心的希望大家天天都能過得很開心,
大家都能真的很融洽很愉快的渡過每一天…
 
畢竟,我們的學生生涯已經所剩無幾…
能夠和大家天天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多了,
應該要好好珍惜才對,不是嗎…?

NA語錄

 
**嘿,NANA,
   為什麼美夢成真跟獲得幸福是兩回事呢?
   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
 
**無論妳決定和誰共渡一生,
   只要妳幸福就夠了,
   就算我沒辦法抱著這個想法衷心為妳祝福,
   也希望在妳眼中的我,
   既堅強又溫柔,就像漫畫裡完美無缺的主角一樣。
 
**反正人都是自私自利的,
   愛的也是最能夠滿足自己欲望的人。
 
**我說,小8,
   我的度量小的就像一個廉價的玻璃杯,
   無法容納妳的一切,
   然而相較起一無所有的空虛,
   我寧可承受撕裂般的痛苦,
   只能怪我太脆弱,並不是你的錯。
 
**我很不喜歡被一個僅作通訊之用的機器,
   測試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堅定與否。
 
**人到頭來都是孤獨的,
   挨得再近也無法合而為一,
   要別人專屬於自己,是絕對不可能的。
 
**男人跟女人,畢竟只是彼此發洩欲望,
   能夠以愛情維繫?
 
**嘿,NANA,
   如果我們是一對情人,
   我們之間的距離
   是不是只要一個擁抱就可以填滿呢?
   還是說,每個人都無法排解這份寂寞呢?
   我不是想獨佔妳,
   而是希望能被妳重視,
 
**我只是想將回憶抹去,
   卻感覺自己像個湮滅證據的罪犯。
 
**我說,小8,
   自己的人生必須由自己決定,
   我現在還是這麼認為,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如此,
   堅強,只是在得到認同的時候,
   人才能夠變的更溫柔。
 
**吵架根本就是「自私」的相互衝撞,
   就算把心中真正的話攤開來說,
   也不見得能彼此體諒對方。
 
**可是我們所追求的理想,
   總是跟排山倒海而來的現實互不相讓,無法圓滿收場。
   人似乎都活在「有所得必有所失」的架構中。
  
 
—————————————————————————————-
 
以上,出自NANA Vol.6~Vol.10。
 
其實,NANA實在算不上是一份好讀物,
讓我夾在7和8中間,幾乎要精神分裂……..
 
我瞭解小8的感覺  但卻沒有辦法像NANA那麼樣的堅強
我也不喜歡那種…佯裝無礙  不真實的自然

差一點

 
剛才差一點…只差一點點,
我們就又要回頭了…
又要走上,那條看不見終點的路。
 
一直到關上視窗,站起來去傳真,
才感覺自己做了多麼勇敢的決定。
你一定覺得,我是個鐵石心腸的女人吧?
怎麼樣都好…只要不要再給彼此機會互相傷害,
怎麼樣都好。
 
—————————————————————————–
葉枯過
作詞:林宇中 作曲:林宇中 編曲:屠穎

*像一片落葉 風是無意的
 連拉扯也沒發生 放開多難得
 想想我們也曾擁有過 最鮮麗的顏色
 是我愛過的 所以值得 飄落只是選擇

#我不難過了 葉枯了我認了 冥冥中我們都不屬於對方的
 可是甜蜜的 並不是巧合 我因著你而快樂(只是苦比較深刻)

△眼淚要不得 沒有非誰不可 葉枯過樹更了解自己的顏色
 我才懂得 我要什麼 誰比較適合 而寂寞 自己負責

 ——————————————————————————–
 
就算再在一起,能快樂多久?
我們都沒有把握。
半年?一年?三年?
我想最後,還是又會落入一樣的循環。
 
因為你帶不走我。
就算你帶走我,也不能讓我真正消失。
謝謝你到現在還問我,"真的快樂嗎"。
表示你真的疼愛我,關心我。
 
無論和你在一起與否,快樂都夾雜著痛苦,
只是長遠的來看…我選擇後者,
我會用力的忍耐的,讓自己真正開心,
為自己負責。
 
 
我們都不喜歡聽到別人說"對不起",
因為當聽到"對不起"時,必然已經是受傷了,
只是程度上的差別而已…
 
這一陣子,
有機會聽別人說,
也有機會對別人說,
命運的對不起;選擇的對不起…
都是…對不起。
 

帶我走吧~

突然覺得心情不好
好希望有人來帶我走
把我帶走吧…去哪都好…
 
糟就糟在 打電話給HL不知為啥又沒開機
煩………………………………………….
這種時候好像又特別能夠了解…
她的心情….
 
 
昨天和她通完電話之後
才看見她的狀態
我雖然覺得難過,但又不斷為自己辯駁…
 
…我真的想傷害她嗎?
我真的能夠毫不在意的傷害她嗎…?
並不是、並不能…
可是…我就是…就是…氣不過….
 
我沒辦法像她,沒辦法…
 
 
 
 

愛_行為,悸動

請在我的,

右嘴角

左眼瞼

右頸側

 

印上輕柔卻慎重的吻,

好讓我知道,在這個廣大紛亂的世界裡,

我是如何清楚的被看見。

 

—-奧黛莉朵杜的臉,愛蜜莉的心

 

 

因為能夠確定他是懷著怎麼樣珍惜愛憐的心情,

所以他的每一次親吻、每一次撫觸,都會伴著長久的悸動。

 

深長的波動。

 

若不是如此,不確定的行為,

也只是像動物一樣,繁瑣聊賴。

 

無可奈何的必須。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