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6


我想回家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在外漂泊
才漸漸明白家的重要
不只是那個屬於自己的空間
那些關係永遠切不斷的人
還有一種凝聚的力量
 
我的家裡
媽媽還是核心
就算她很吵很笨很煩人
可是當心情不好時
不管再晚回到家 ㄋㄞ一下 ㄍㄞ兩聲
捧到面前的那碗熱騰騰的湯麵加蛋
溫暖的力量就是能夠神奇的治癒我的心
 
在房間裡
有妹妹有電視有電腦有漫畫&CD
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了
雖然妹妹話很多很黏人
可是就是可愛的沒話說
只是…晚上硬是不讓我睡覺搞到我精盡人亡
這就有點苦惱了…
 
總之  不管在外流浪廝混了多久
家還是最好的
就算它不是很乾淨很整齊很美麗
但它還是我的家
Advertisements

不要想太多!!

因為看了Lillian的"不要想太多"網誌,
而讓我開始想太多…
 
點開MSN聯絡人,總覺得似乎嗅到了些什麼…
自從上一次的事件之後,
那個傢伙的SPACE就關了…
我雖然並沒有像Lillian講的"樂的輕鬆",
但是因為後來選擇了相信,
也就沒在有想過要再去追蹤什麼…
 
早上一早來看見Lillian的網誌,本來並不以為意,
但後來下午好像被雷打到一樣(俗話叫做靈光一閃~),
越想越覺得奇怪…
 
其實,有什麼難的…
點開explore打上四個字,輕輕鬆鬆的不就找到了,
可惜偏偏我就是記得那四個字…
 
東連結西連結,大概瀏覽了一下…
應該沒什麼危險性吧…我想~
(是吧?!應該沒有吧?)
 
但還是覺得這個人很討厭!!
明明就是個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
還要在那邊為了過去的感情裝憂鬱裝多久啊~
看了就噁心…………………………………………………….
 
ps.後來想想,難道真的像Lillian講的,
 我把他的故事也讀上一遍就可以輕易的愛上他嗎?
 should I try…?

最近看的書

最近因為媽咪住院,利用陪她的時間,
搬了幾本之前買了又完全沒翻開的書去看…
 
其實也沒有看什麼了不起的書啦~
就是兩本痞子蔡的作品。
之前因為感覺好像他和藤井樹有點對立和較勁的意味,
所以都不太想看他的書…
(那幹嘛買??!!俺也不明白…)
 
我先是看了當年在電子報已經看過一些的"夜玫瑰",
然後看了當時覺得名字很有趣但卻沒有細看的"亦恕與珂雪",
嗯…該怎麼說呢?
不知道是我領悟力不夠,
還是習慣了藤井樹那種直接明瞭的表達方式,
總覺得痞子蔡的作品不夠強烈、不夠直接、不會讓人有很大的情緒起伏。
(不好意思我吃"卡重鹹"(台))
 
但這不是說他不好喔!
他的文字很平順、很舒服,不會讓人難以下嚥,
雖然說有點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但又好像在心裡深深的深深的感覺到愛情的溫度…
 
就像亦恕與珂雪中,大東問亦恕"愛情在哪裡?"。
在痞子蔡的作品裡,並不會有很明顯的愛情,
夜玫瑰也是、亦恕與珂雪也是。
但就是可以從文字間看見主角細膩的互動、感覺到某種屬於愛情的溫度。
很平常很貼近生活的感覺,大概這樣才叫做厲害吧~
就像要把平凡蛋炒飯炒好並不容易一樣…
 
不過我還是不喜歡只以愛情為目的的書,
不喜歡看完一本書只能得到愛情的感覺…
 
長大了厚?
是不是?
 
但我為了換口味還是很快的把"羊肉爐不是故意的"再看了一次…
好像沒有第一次看那麼好笑了,
那個Logidog真很無厘頭,但是看到他描述痛的經過,
只覺得…Damn!!那一定真的很痛……….
然後就笑不出來了…
 
啊…我真是個善良的人

談論主題Seven Deadly Sins

 

引述

Seven Deadly Sins

 最近,沒來由的迷上「七大罪」(Seven Deadly Sins)。
 
 尤其是其中的 sloth 怠惰,lust 淫亂,跟gluttony暴食。
 
 嗯……應該是因為,這三項最吸引我吧 (笑)
 
 「七大罪」之名,似乎首出於但丁,說明了基督教最重視的七個……人性弱點:pride 驕傲,greed 貪婪,envy 忌妒,wrath 憤怒,lust 淫亂,gluttony 暴食,以及sloth 怠惰。
 
 
 相較之下,聖雄甘地提出七大罪就有意思多了:沒有付出的收穫,沒有良知的享樂,沒有品格的知識,沒有道德的生意,沒有人性的科學,沒有犧牲的崇拜,沒有原則的政治。
 
 基督教的七大罪,把目標直接鎖定在「個人」之上。因為它由來已久又根深蒂固的權威性,而使得自己,不知不覺的染上了第一個deadly sins:pride。
 
 
 大家都知道,一個「個人」能犯下的罪,絕對比不上一個「團體」。
 
 相對於基督教用「團體」的立場來看待「個人」,甘地用「個人」來看「團體」。
 
 即便一般而言,後者的立場會更偏向主觀而失去準繩。
 
 
 佛家說,我們生活在末法時代。
 
 基督教還是天主教說,世界末日近了。
 
 可是,科學家說,人類的步伐是一直往前的。
 
 你吃哪一套?
 
 
 「道德」與「文化」是一體的兩面,卻似乎跟「經濟」與「科技」相牴觸。
 
 你會不會這樣想:當推演著經濟與科技發展的同時,兼顧到道德與文化。
 
 現實擺在眼前,每個團體,乃至於國家,都作了相同的選擇。
 
 換句話說,當你能夠這樣想的時候,就表示你會活的更痛苦而無力。
 
 
 
 「做好的事情」,能讓世界更美好。然而,擁有權利跟資源的,往往是「把事情做好」的人。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古希臘神話中,愚蠢而擁有力量的弟弟Zeus成為奧林帕斯之王,無所不知又善良的哥哥Prometheus卻被鏈在高加索山頂的巨岩上,每天承受白晝的烈日曝曬、夜晚的寒風吹襲、禿鷹的開膛破肚。
 
 人類的無知與貪婪,日復一日。
 
 
————————————————————————————————————
 
超久違的david doff的文章,還是非常有深度的讓人心怡…
看完這篇文章讓我想到宇伶以前一直跟我提的一部恐怖片,
我一直無緣看到的恐怖片~~~~

謝謝大家

 
上週六,正和Lillian小姐開開心心的逛士林夜市的時候,
接到妹妹的電話,說媽媽掛急診進醫院了…
 
大概是因為媽媽之前進出醫院很頻繁,
所以我心裡也沒當一回事,推測大概又是心血管那些老毛病唄!
 
幾通電話通下來之後,越來越搞不清楚情況是怎樣,
一會兒說是頭痛、一會兒又是肚子痛…
雖然心裡覺得,一趟路那麼遠,如果不是必要就不要趕到醫院去了,
最後卻被妹妹的一句"不想來就繼續跟妳同學逍遙好了!!"给激到醫院去…
 
後來想想,幸好我還是有去。
(我承認我真的是很不孝….)
 
趕到醫院之後才搞清楚原來是"膽囊發炎",
幾番折騰之後,醫生總算讓我媽媽漸漸安靜了下來,
不再痛到無法呼吸…
在急診室時,主治醫師是這麼說的…
"因為斷層& X光都照不到膽裡面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推測是因為膽沙發炎,先打抗生素和消炎針,
 看會阻塞的地方會不會退回去"
 
總之,打完針之後,我媽就睡著了。
我和妹妹就坐在急診室的床邊,
玩到覺得護士應該會衝過來為我們施打鎮定劑….
我承認我很沒有SENSE,我一直覺得我媽媽應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只要打個針,消了炎就可以回家了…
 
禮拜天的凌晨三點移進病房,稍微安頓一下,三點半左右躺下,
卻在六點差一刻被隔壁床的太太吵醒…
她竟然在5:45就起床窸窸窣窣的吃早餐了???!!!!
正所謂是"輸人不輸陣",才剛躺下一個多小時的我和妹妹,
索性也坐起來,把我從士林夜市帶回來的最後一盒章魚燒&涮嘴雞吃完…
 
吃完又呆了一下,我就跟妹妹說"走,我帶你去坐公車"。
(那天"本來"預計妹妹回家休息,晚上再來接班)
妹妹稍微收拾了一下,我們就冒著台北清晨的溼冷走上街了,
延著仁愛路四段往前走到圓環,
一路上霧氣迷濛,讓人有種置身風景名信片中林蔭大道的錯覺,
不虧是台北市政府前的大馬路…給你拍拍手。
(但是這段路還真他媽的長啊……..)
 
走到公車站牌都還沒坐下,週日清晨無人街道上的630,就這麼急駛而至。
趕忙招手把妹妹送上車,就在車門要關上的時候,我問妹妹"妳有帶鑰匙嗎?"
車子卻已經開動,妹妹則用一種嚇傻的表情,對我搖了搖頭。
只聽到司機踩緊油門,就把妹妹給載走了….
我除了愣在原地對公車的背影揮揮手帕之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車子離開之後我坐在椅子上,呆了一下,
想看妹妹會不會在下一站下車走回來跟我拿鑰匙,
但事情並沒有發生…只好拿出手機打給我媽,
跟他說我要坐公車去追我妹(?)把鑰匙拿給她,
電話才剛掛上,630就又來了…
這個司機比我妹那台車的更猛,一路左撇又撇,
超車搶黃燈過站不停,眼看著就追過妹妹的那台630了,
我心裡還洋洋得意,等會妹妹下車看到我等在站牌那一定會嚇到的…
 
公車剛進站,我都還沒站穩呢,電話就響了…
妹妹打來說"ㄟ…我已經回到醫院了"
什麼????!!!!!那我坐這趟車到底是為什麼呢….????!!!!
只好改變計劃,由我回家休息,讓妹妹在醫院陪媽媽。
 
 
週日晚上七八點,媽媽打電話來,
說她剛剛問護士她禁食(食物和水都不能吃)還要持續多久?
我媽也是一個超級"好嘴道"(台)的人,
從禮拜六晚餐沒吃到禮拜天,連水都沒喝,根本就是想把她逼瘋嘛…
護士小姐才說,等禮拜一再抽一次血,照過超音波之後,
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是會開刀把膽拿掉。
電話這頭的我,除了"什麼???????!!!!!!!!"之外,
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了…
太誇張了吧???!!!前一天晚上明明還說找不到、不確定的啊!!
怎麼突然會變成要把膽拿掉呢…?
 
掛上電話之後,我一直哭一直哭,一直禱告向主呼求… 
我不希望媽媽"再"開刀啊…
我知道,我都知道…
膽其實沒什麼用,有結石把膽拿才能永絕後患,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捨不得嘛…
 
媽媽為了生我們四個小孩,已經剖腹產了四次,
我國一時又因為子宮積瘤開刀把子宮拿掉,
國二時左手食指又因工受傷全毀,
我真的不希望媽媽再吃這麼多苦了…
而且又不是說開刀把膽拿出來再縫合就好了,
會有八九天的時間不能進食,必須靠鼻管來補給營養ㄟ…
痊癒之後的半年內,不能吃飽、不能吃油…
我光想就覺得很可怕…真的覺得好難過
 
哭完之後,走到廚房要下水餃給我弟吃,
一看到瓦斯爐上那些鍋碗瓢盆我又哭到不行…
蹲在廚房的地上一直不斷的哭喊,
"主啊!!求祢醫治媽咪,求祢不要讓媽咪受這種苦"
最後還是媽媽打電話來安慰我說,
她禱告完之後心裡覺得很平安,叫我不用擔心…
像我這樣禱告完還哭個不停,是不是表示我信心不足啊…?
 
隔天進辦公室之後,透過MSN跟以前在GOODTV的同事們求助,
請大家代禱,到這時候我才真正了解到主內肢體連結的重要與美好…
下午媽咪就來電話告訴我醫生會診的結果,
說是膽囊內的膽沙並沒有阻塞膽管,沒有立即開刀取下膽囊的必要…
感謝神!!!感謝神垂聽我們的禱告。
 
雖然大家都說還是開刀拿掉以免復發,
但是我相信靠著主大能的雙手,一定不會再復發的。
(當然我還是會用力盯緊媽咪控制飲食!)
 
後來再跟GOODTV的大家報告最新消息時,
除了感謝大家的代禱,也跟誌娟姐透露前晚心裡最深處的憂慮。
我怕神是用這種方式,為了要讓我回到祂的面前…
但誌娟姐跟我說,一定不會的,因為我們的神是滿有慈愛恩典的神…
主啊!感謝祢,在造我們之前就先愛了我們。
 
禮拜二下午,醫生已經跟我媽媽說可以正常進食,點滴也都已經拿掉了。
現在主要是繼續抗生素跟消炎的治療,
以及媽媽在腦神經和心血管方面疾病的檢查與治療。
 
謝謝大家的關心&代禱,幫助我們能夠平安走過。
 
(也謝謝米雪說錢不夠用可以跟她借…謝謝宇伶&思驊馬上就提供了很多醫療保健資訊)
 
再一次感謝大家。

我的工作好可怕喔…

 真的很可怕喔…
 
每天都要掃瞄兩個小時以上…
 
每天每天
 
真的好可怕喔
我覺得那些文件像山一樣多
根本掃到我退休也掃不完吧
 
救命啊…
 
好想吐
想到那些文件和掃瞄器就想吐
 
超~~~~~~~~~~~~~~~~~~~抓狂…

關於思驊

根本上來說,我會變態到喜歡上伊藤潤二,
跟這個人有很大的關係…
 
國中時她剛轉到我們班,
班上風聲不斷,什麼樣的說法都有。
 
後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竟然有這個狗膽跟她變成好朋友,
總之…她真的對我超級好!!
 
真的認識她之後才感覺到她是一個很真誠很直率的人,
很樂意為朋友付出,給朋友溫暖與鼓勵。
 
好像才第一次去她家玩,
她就拿出一整組全新的PILOT 50元一隻的筆送我,
那時候我們都還是國中生ㄟ~
手筆大得嚇到我都腿軟囉…
 
她也常常跟我說,我的長像很清秀,
瘦下來之後一定很漂亮…
(不好意思這件事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有發生過…)
 
還記得去她家時,對於她房間整面牆的漫畫收藏感到欣羨不以,
也是在那個時候知道她也狂愛漫畫,
事實上,她自己也非常會畫喔…
小時候的我,真的覺得她是個非常有才華的人,
而且覺得她長大一定大有可為!!
才只是國中生,可是卻對很多漫畫的專業知識瞭若指掌,
什麼網點、G筆、完稿紙,那都是我聽都沒聽過的事情…
 
而伊藤潤二,就是那時她最推崇的漫畫家,
她總是翻著漫畫興奮的指著伊藤潤二的畫,
跟我說"看!!他就是這麼厲害!!都不用貼網點ㄟ!!"~
我真的覺得她很厲害…
 
她的家裡是在賣水晶的、
她的姐姐好像是念設計的、
她家裡有養兔兔和一隻很大的烏龜、
(我不否認曾經想讓牠們賽跑看看…)
她最喜歡尚克勞得范達美,
(基本上這對國中時的我來說像是外星人的名字一樣)
這些都是我現在腦海中關於她的一些模糊的回憶。
 
還有,她女權意識很強,
簡單的來說…她非常的不屑男人。
 
真的,我的印象中,就是如此。
大概是因為我們的家庭都不能算是太健全吧…
 
但是在我記憶中個性又強烈又固執的她,
竟然也會變成一個為愛走天涯的年輕媽媽,
這真的是我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我一直覺得她大概會很晚婚,變成一個漫畫或插畫家,
看來在我離開蘆洲之後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呢…
 
其實我還是覺得很惋惜,就這麼埋沒了她的天賦。
前兩天再跟她聊起伊藤潤二,
她竟然回我說"我覺得看他的書會有不好的影響",
真的儼然已經是一副好媽媽的模樣了呢…
 
親愛的思驊,
辛苦妳一個人走了這麼長這麼久的路,
也恭喜妳終究得到了一個自己所希望的家庭,
也許未來的路還很長很崎嶇,
但希望妳們夫妻兩手牽手勇敢走下去,
祝福妳們,白頭偕老、永浴愛河…
(補上結婚時沒有送到的祝福)
 
ps.一直到這一陣子電影台開始懷舊,
     我才有幸能看到范達美的長像,
      說實在的…也不怎麼迷人嘛…
 
 
 
 

Ignore

Ignore KK: []
vt. (及物動詞 transitive verb)
不顧,不理會;忽視
 
I wanna say …
 
STOP IGNORING ME !!!
 
I cried once and once again
you just can’t understand …
 
what did i do?
why should I suffer from all these?
 
please don’t torture me.
 
Please don’t sell off those memories we had,
they are quite precious to me. 
前些天佳佳說我好久沒更新網誌了。
 
嗚…是啊,時間空白了好久。
 
倒也不是不想寫,只是當一切都趨於穩定,
好像也沒有那麼多的心情需要書寫。
我好像常常這麼說,這算是渾噩嗎?
或許吧…
 
很多事情都這樣默默的開始又默默的結束了。
淡淡的也好,只要最後還能繼續前進,
那麼也不算是沒有意義了。
 
和JS說再見。
和HL說再見。
最後留下來的,也是唯一留下來的,
是一直都在的K。
 
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自己是因為JS的離開而又走向K,
所以如果有人要問"為什麼",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吧?
 
只是很多事情少了一份力量支撐就很難繼續下去。
 
我沒有絕對肯定的答案,但至少滿足,
在這一刻,或者我可以說,我覺得很幸福。
 
剛剛突然發現家瑜也開始用SPACE了,
其實我覺得這對我來說像是一個意外的驚喜。
很高興能夠從旁窺見她的生活,
在我似乎已經沒有能力直接了解的時候,
這讓我覺得很開心…
 
上週六意外接到國中時期好友的電話,
心裡覺得又高興又愧疚。
這兩天都密集的在用MSN聯繫,
但我們都很少聊起過去的事…
 
總覺得對我們兩個而言,
"國中時期"已經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一個是已經在彰化嫁作人婦,育有一女;
一個是在慌亂中離開,被逼著大步跨越,
我們在想起那些泛黃的畫面時都感到不勝欷噓…
 
說真的,那真的就像上輩子的事一樣…………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