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正和Lillian小姐開開心心的逛士林夜市的時候,
接到妹妹的電話,說媽媽掛急診進醫院了…
 
大概是因為媽媽之前進出醫院很頻繁,
所以我心裡也沒當一回事,推測大概又是心血管那些老毛病唄!
 
幾通電話通下來之後,越來越搞不清楚情況是怎樣,
一會兒說是頭痛、一會兒又是肚子痛…
雖然心裡覺得,一趟路那麼遠,如果不是必要就不要趕到醫院去了,
最後卻被妹妹的一句"不想來就繼續跟妳同學逍遙好了!!"给激到醫院去…
 
後來想想,幸好我還是有去。
(我承認我真的是很不孝….)
 
趕到醫院之後才搞清楚原來是"膽囊發炎",
幾番折騰之後,醫生總算讓我媽媽漸漸安靜了下來,
不再痛到無法呼吸…
在急診室時,主治醫師是這麼說的…
"因為斷層& X光都照不到膽裡面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
 推測是因為膽沙發炎,先打抗生素和消炎針,
 看會阻塞的地方會不會退回去"
 
總之,打完針之後,我媽就睡著了。
我和妹妹就坐在急診室的床邊,
玩到覺得護士應該會衝過來為我們施打鎮定劑….
我承認我很沒有SENSE,我一直覺得我媽媽應該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只要打個針,消了炎就可以回家了…
 
禮拜天的凌晨三點移進病房,稍微安頓一下,三點半左右躺下,
卻在六點差一刻被隔壁床的太太吵醒…
她竟然在5:45就起床窸窸窣窣的吃早餐了???!!!!
正所謂是"輸人不輸陣",才剛躺下一個多小時的我和妹妹,
索性也坐起來,把我從士林夜市帶回來的最後一盒章魚燒&涮嘴雞吃完…
 
吃完又呆了一下,我就跟妹妹說"走,我帶你去坐公車"。
(那天"本來"預計妹妹回家休息,晚上再來接班)
妹妹稍微收拾了一下,我們就冒著台北清晨的溼冷走上街了,
延著仁愛路四段往前走到圓環,
一路上霧氣迷濛,讓人有種置身風景名信片中林蔭大道的錯覺,
不虧是台北市政府前的大馬路…給你拍拍手。
(但是這段路還真他媽的長啊……..)
 
走到公車站牌都還沒坐下,週日清晨無人街道上的630,就這麼急駛而至。
趕忙招手把妹妹送上車,就在車門要關上的時候,我問妹妹"妳有帶鑰匙嗎?"
車子卻已經開動,妹妹則用一種嚇傻的表情,對我搖了搖頭。
只聽到司機踩緊油門,就把妹妹給載走了….
我除了愣在原地對公車的背影揮揮手帕之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車子離開之後我坐在椅子上,呆了一下,
想看妹妹會不會在下一站下車走回來跟我拿鑰匙,
但事情並沒有發生…只好拿出手機打給我媽,
跟他說我要坐公車去追我妹(?)把鑰匙拿給她,
電話才剛掛上,630就又來了…
這個司機比我妹那台車的更猛,一路左撇又撇,
超車搶黃燈過站不停,眼看著就追過妹妹的那台630了,
我心裡還洋洋得意,等會妹妹下車看到我等在站牌那一定會嚇到的…
 
公車剛進站,我都還沒站穩呢,電話就響了…
妹妹打來說"ㄟ…我已經回到醫院了"
什麼????!!!!!那我坐這趟車到底是為什麼呢….????!!!!
只好改變計劃,由我回家休息,讓妹妹在醫院陪媽媽。
 
 
週日晚上七八點,媽媽打電話來,
說她剛剛問護士她禁食(食物和水都不能吃)還要持續多久?
我媽也是一個超級"好嘴道"(台)的人,
從禮拜六晚餐沒吃到禮拜天,連水都沒喝,根本就是想把她逼瘋嘛…
護士小姐才說,等禮拜一再抽一次血,照過超音波之後,
如果沒有意外,應該是會開刀把膽拿掉。
電話這頭的我,除了"什麼???????!!!!!!!!"之外,
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了…
太誇張了吧???!!!前一天晚上明明還說找不到、不確定的啊!!
怎麼突然會變成要把膽拿掉呢…?
 
掛上電話之後,我一直哭一直哭,一直禱告向主呼求… 
我不希望媽媽"再"開刀啊…
我知道,我都知道…
膽其實沒什麼用,有結石把膽拿才能永絕後患,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捨不得嘛…
 
媽媽為了生我們四個小孩,已經剖腹產了四次,
我國一時又因為子宮積瘤開刀把子宮拿掉,
國二時左手食指又因工受傷全毀,
我真的不希望媽媽再吃這麼多苦了…
而且又不是說開刀把膽拿出來再縫合就好了,
會有八九天的時間不能進食,必須靠鼻管來補給營養ㄟ…
痊癒之後的半年內,不能吃飽、不能吃油…
我光想就覺得很可怕…真的覺得好難過
 
哭完之後,走到廚房要下水餃給我弟吃,
一看到瓦斯爐上那些鍋碗瓢盆我又哭到不行…
蹲在廚房的地上一直不斷的哭喊,
"主啊!!求祢醫治媽咪,求祢不要讓媽咪受這種苦"
最後還是媽媽打電話來安慰我說,
她禱告完之後心裡覺得很平安,叫我不用擔心…
像我這樣禱告完還哭個不停,是不是表示我信心不足啊…?
 
隔天進辦公室之後,透過MSN跟以前在GOODTV的同事們求助,
請大家代禱,到這時候我才真正了解到主內肢體連結的重要與美好…
下午媽咪就來電話告訴我醫生會診的結果,
說是膽囊內的膽沙並沒有阻塞膽管,沒有立即開刀取下膽囊的必要…
感謝神!!!感謝神垂聽我們的禱告。
 
雖然大家都說還是開刀拿掉以免復發,
但是我相信靠著主大能的雙手,一定不會再復發的。
(當然我還是會用力盯緊媽咪控制飲食!)
 
後來再跟GOODTV的大家報告最新消息時,
除了感謝大家的代禱,也跟誌娟姐透露前晚心裡最深處的憂慮。
我怕神是用這種方式,為了要讓我回到祂的面前…
但誌娟姐跟我說,一定不會的,因為我們的神是滿有慈愛恩典的神…
主啊!感謝祢,在造我們之前就先愛了我們。
 
禮拜二下午,醫生已經跟我媽媽說可以正常進食,點滴也都已經拿掉了。
現在主要是繼續抗生素跟消炎的治療,
以及媽媽在腦神經和心血管方面疾病的檢查與治療。
 
謝謝大家的關心&代禱,幫助我們能夠平安走過。
 
(也謝謝米雪說錢不夠用可以跟她借…謝謝宇伶&思驊馬上就提供了很多醫療保健資訊)
 
再一次感謝大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