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6


宇伶的生日禮物

冷颼颼的禮拜天,
PM6:00和書真在怡客說掰掰之後,
在回家的路上跑去租了15-16的NANA。
 
回到家後趴在床上邊吃我娘的神奇炒米粉邊看,
有點連接不上也有點難以下嚥…
 
於是我決定了宇伶的生日禮物---
 
1-16集的NANA【全】。
 
但是…先搬來我家看過一輪再還她…
別誤會,我想她不會介意的,
因為她也是這樣對我,
我六月初的生日禮物到現在還沒回到我手上呢~
哈哈哈…
 
所以書真打來跟我說,
大哥叫我"咖差不多ㄟ"時,
我有點遲疑…
因為放著國貿大會考教材的提袋裡,
同時也放著剛租來還沒有翻開的NANA兩本呢~
 
親愛的大哥,雖然我進度嚴重落後…
(12/16總共考12章so far我只看了2章)
但還是等我看完這兩本NANA再說吧…

永恆的失去

———————-有feel好文分享——————-
 
永恆的失去

從公司走出去,巷口有間學校。沒仔細看過校門口的字樣,不知道是不是南屯國小。

中午前往便利商店覓食的時候,遠遠地便聽到教室傳來的喧嚷,十二點二十分,應該是小學生午休的前十分鐘。走廊上,孩子拉拉扯扯地奔跑著,拿著打掃用具嬉戲,一個追一個;有的人三三兩兩靠著欄杆聊天,自然,也少不了低著頭迅速走過的獨行俠。

突然,就這樣強烈地傷感起來。

十歲上下的孩子,他們在走廊上追逐的時候,有著怎樣的快樂?三三兩兩聊著天的時候,是什麼心情?獨自一個人走在路上,又懷抱著怎樣的心事?試著捕捉,我的十二歲,記憶的出口壅塞著擠出破碎的片斷。

已經永遠地失去了,孩提時代看似毫無意義甚至愚蠢的天真。

快樂的、嫉妒的、小心眼的,最原始的種種。我想我不會再為了Y送給朋友的卡片比送給我的大張而耿耿於懷,賭氣到和他大吵一架;不會因為當了風紀股長卻在自習課受委屈而躲到廁所裏哭;也不會在考試前唸自然科唸到快崩潰,把自然課本撕得稀巴爛;更不會那麼努力地接近一個喜歡的男孩子,和他看一樣的書、學習同樣的才藝、畫卡片、送生日禮物,噢,或許還有,總是考前三名。只是希望能夠和他站在同樣的高度。

餅乾屑那般稀疏掉落的瑣碎心事。已經,永遠地,失去了。

小學的時候,午休時間是強迫午睡的。每天中午總是在鐘響之後,不情不願地拖著腳步走回教室,慢條斯理趴下。有時藏本書在抽屜看,有時偷偷和隔壁的男生說話、和女生傳紙條。現在的小孩,也還是這麼著麼?我已經想不起,當年的心情。只餘下模糊的,舊舊的感傷。看著眼前喧鬧的風景,好想走過馬路,拉住一個奔跑的孩子,問他,你現在在想些什麼呢?

然而我終究沒有這樣做。腳步不曾停歇,轉過街角,朝著幾公尺外的便利商店走去。心中一直有一片吵雜的聲響,聽不清內容的嗡嗡的聲響;國中畢業後,就不曾再出現過的聲音。

懷念,那樣簡單的喧嘩。無以名狀地,懷念著。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