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一個團體要達成任何共識之前,
總要經過一場撕殺和激戰,總之最後不知道怎麼達成協議的,
我們大家花了錢租了衣服和攝影師,請他來幫我們拍學士照。
那一天玩的還滿開心的,拍照、瞎鬧,一邊嚷著畢業了畢業了XD
(但那個攝影師拍出來的東西實在不怎麼樣~)
好像穿上學士服,本來平凡無奇的校園,也變的不一樣了,
大家就發了狂的猛拍猛拍,你跟我拍、我跟她拍、他再跟我拍。
看著那天的照片就覺得好懷念,我們這一大拖人,
雖然後來總沒辦法到齊,但是真正的朋友,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I love you guys sooooooooo much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