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句話,無論是怎樣的組合,對我來說都是行得通的。
反覆喃喃念著,我自己都搞糊塗了,
後來我決定尊重很久以前某位朋友的說法。
閱讀對他來說是近乎飛翔的幸福,我百分之百認同;
而且我相信書寫對他來說,也會是絕對的快樂。
 
因為被永恆的禁錮在這樣的人生中,
所以總愛透過閱讀、電影等方式,窺伺別人的生命。
(當我說"這樣的人生",我知道只有少數的幾個人能夠真正了解,
 對那些真正了解我的人,我想跟妳們說,我很愛妳們。)
無論是真實或奇幻,悲慘或美好,嚴肅殘酷或浮誇浪漫,
不同的故事帶出不同的生命廣度與深度,留在我心裡的意義,
也許沒辦法真切的和其他人分享,
但它確實讓我有足夠的力量繼續往前走。
 
雙重人格,我的雙重人格。
因為我的雙重人格,我在書寫的時候…
盡量不去打亂這個世界的平衡。
高中時代,在我還很年輕的時候,
曾經我建構了某個不可能存在的美好世界。
(因為這樣還被好朋友罵我是個鬼XD)
回想起來,那些文字堆積的想望是那麼的傻氣,卻又那麼的可愛。 
但那個單純美好的世界早已不復存在,
我也只能憑藉簡單的閱讀和書寫,
多多少少掠取一些,那個世界模模糊糊的殘影。
一點點藍色、一點點透明,還有一些氣泡般的晶亮物體…
 
所以你存在,所以妳們存在,
因為你們提醒了我,生命中那些美好的部份,
也提醒了我,愛人與被愛的幸福。
今天Fay說,被我這樣愛著的你,非常幸福。
我笑著搖了搖頭,我對你的愛並不能影響你半點呀!
無論怎麼說,幸福的還是我。
 
今天在回家的262上,我終於看完了"偷書賊"。
(還想看偷書賊的某位同胞,
請拿"The devil wears Prada"來跟我換XD)
靜靜流下的眼淚,伴我闔上書後的胡思亂想與昏睡。
我總是想找到這樣一個人,他懂得我的眼淚,
他了解我那些無謂的煽情,
他知道我為什麼在看迪士尼電影時老是這麼愛哭;
他知道我為什麼在看校園熱血偶像劇時為什麼眼淚停不住;
他也會知道我為什麼看魔戒、哈利波特甚至櫻桃小丸子都能哭。
我想這樣一個人,他是真實的存在的吧?
 
好,5/27,我看完了偷書賊(終於)。
下一位陪伴我長途跋涉的會是誰呢?我想應該會是"不存在的女兒"吧!
因為總不能每次跟人家借本書都借個五年十年的…
親愛的書真,妳說是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