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8


爭辯

 
 
 
從來不喜歡與人爭辯
有些人認為真理越辯越明
我卻非常討厭甚至可說是害怕
爭辯時刻那種不愉快的氣氛
 
世界那麼大  人生那麼長
你又怎麼能確定
什麼永遠是對  什麼永遠是錯
就算是錯
如果我能這樣開心的活著  又有何不可
 
爭辯爆發前  我寧可選擇安靜退開
我總覺得無論是對是錯  總有一天會明白
爭個你死我活  失去的一定比得到的多
 
Advertisements

Spinning

 
其實這就像明明知道快要考試了
卻沒有辦法放下哈七拾起教材一樣
 
只是這個決定不像要浪費一千一的報名費
還是要把哈七燒掉這麼簡單
 
 
 

光合作用

 
 
最近染上一個奇妙的習慣,
我喜歡一個人帶著MP3到頂樓水塔旁去,
光合作用。
 
繞著頂樓寬闊平坦的空間,或站或走。
把MP3的音量調高,大到足與擋住隆隆的水塔,
卻又不會掩蓋這個世界還在運作的聲音。
 
閉上眼,讓黑暗籠罩,光線依舊穿過眼簾,
雖然不能看見,卻能夠感覺。
近正午炙熱的陽光照射在身上,
溫度短暫停留後又隨著微風消散。
他慵懶散慢的歌聲所建構的空間,溫暖充份的包圍著,
一字一句毫不費力的唱進心裡,停駐。
 
音樂嘎然停止,張開眼,我又回到這個世界。
然後發自內心的感謝,
自己還能聽還能走還能工作還能感覺,
還有妹妹,還有朋友,還能愛。

無心傷害

 
被深愛的人無心傷害後
 
想要把門關上(just for a little while) 卻捨不得這麼做
明知道沒有所謂的對錯 還是拼命想找出對話的分歧點 
人在外頭閒晃 還是不斷搜尋著要為你準備的驚喜
 
你不明白你下的每一個註解是怎麼的影響我
我這麼的害怕從你口裡聽到否定的話語
這麼在意你眼中的自己
 
於是我的眼淚停不下來
 
那個感覺還在 一點點鬱悶的不踏實
讓我有一點想要躲起來 
 
卻還是想愛你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