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的清晨,因為要洗頭,妹妹要求要去大便的我,
"順便"去後陽台幫她開瓦斯。
(為了節省,我娘說只有在要用時候才能瓦斯開關打開= =")
回了一句"What?!!! Why??!!!",就自顧自的飄走了
 
 
大完便回來,我戳戳還賴在床上不肯起床的妹妹說:
 
"ㄟ~該起來了吧~"
「那妳有幫我開瓦斯嗎?
"…有啦!有啦!"
「蛤~妳對我好好噢~~
 
這時候類似的戲碼正在小丸子與爺爺之間上演,瞄了一眼電視我說:
 
"某種程度上,妳跟小丸子根本沒兩樣嘛…"
「為什麼~?
 
"….一樣無賴!!"
 
然後她說…………………………………………..
 
 
 
 
 
「姐ㄟ~妳真是全世界最好的姐ㄟ~」…沒錯!就是小丸子的語氣!
你們這些壞孩子,怎麼可以仗著自己可愛就這樣胡作非為呢?
瞬間我終於能夠了解友藏心中的俳句…
 
 不過…這麼可愛也真是沒辦法的說~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