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隱士們

 
其實這些話在問完妳那是怎麼回事時就想說了
或者 這些話 本來就應該常常讓妳知道
 
雖然很多時候 我沒辦法給妳實質的幫助
可是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讓妳依賴 就算只是精神上
因為我是這麼的依賴妳啊
 
記得有回妳說 我們會變的要好
是因為我們都有要讓自己變的更好的心
(有沒有實際去做是另外一件事就對了XD)
可是也就是這份執拗的脾氣
讓我們勉強自己獨自去面對很多事情
 
可是妳真的不需要這樣啊
因為妳有我們啊
我常常這麼麼想 我有妳們 
這個念頭給我很大的力量
 
所以請盡量的依賴我吧 在妳需要的時候
並且相信妳真的非常棒 我常常都跟阿卡這樣說
我有一個很棒很乖又超能幹的好友(至少跟我們兩個比起來XD)
而這樣的妳 絕對會有很棒的人生 很好的生活
套句彭媽說的 好人有好報吧 XD
 
雖然B型的我總是散散漫漫
可是我很希望當妳累的需要一個依靠的時候
我可以給妳溫暖 就像妳常常給我的一樣  
 
我很愛妳 親愛的Alice
 
Advertisements

哭點

 
去年我生日那天 本來以為不會出現的秋北鼻
在宇伶鬼鬼祟祟的講了幾次電話之後 突然出現在包廂門口
帶著當年我認識他時好像才一歲多現在已經是國小三年級學生的資閔(?)
 
看著他們兩人進包廂坐下 我很開心 但還不至於想哭
然後阿秋拿出她準備的禮物 越過桌面 遞給坐在對面的我
伸出一隻手要接過那個大大的紙袋
阿秋說:「很重噢!小心不要打破了!」
順從的用雙手接過禮物的同時 我的眼淚開始大暴走
看到我哭成那個鬼德性
阿秋不好意思的說:「妳很壞餒!都還沒拆就哭成這樣…」
 
抱著懷裡沉甸甸的袋子 
我哭到不能自己 無法順暢的呼吸也無法說出心中的感動
有這麼多的好朋友 寵著 愛著 總是小心周到的照顧著我
生日的這一天 有妳們陪著我 我真的很幸福
(還有我最愛的妹妹)
 
 
ps.我的哭點真的低的莫名奇妙
    早上出門前看了小豬新歌"撐腰"的MV 也默默落淚了XD
 

Thoughts

 
心裡一直旋浮著一些想法 連自己都搞不太清楚
好像有很多話想說
但不知道是因為覺得沒有說的必要
還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說
最後選擇不說
 
我想我一直都是個任性的傢伙吧
 
昨天在洗澡時 我在想 我大概永遠都沒有辦法理解
在那段時間裡 宇伶是怎麼安靜的陪著我
不置可否 不問對錯 只有支持和祝福
還是說 在某種程度上 那段時間裡
我們都實實在在的放逐了彼此呢
 
放逐也許也不是件壞事吧
可以放逐 表示對對方有絕對的信心 (?)
無論走的再遠 只要願意
回頭後 都還是可以看見對方的溫柔守候
(SHIT!!說來說去都還是任性啊!!!)
 
不過我真的很不擅經營疏離的關係啊
如果飄走了 誰有把握還會不會再飄回來呢?
因為 任性如我
一旦決定不再把某個人畫在我的"管轄範圍"內
好像就很難再付出愛和關懷
我還是愛這個人的 我想 只是我必須讓那些都與我無關
我也不喜歡自己這麼絕對 可是我就是沒辦法
因為我真的無法承受對方不像我這麼愛他
我討厭自己變的悲慘 搖尾乞憐 自怨自艾
 
對於某些想起來還會隱隱作痛的記憶
我把它們安置在某個地方 不再提及 麻痺的日復一日
我可以讓自己堅強 可以讓自己開心 可以讓自己不去在意
(阿卡曾經說我是這麼執著於這件事情)
可是卻無法讓那些事情消聲匿跡
 
我記得有回Vincent問我 我怎麼那麼有把握生命會更美好
我已經忘記我是怎麼回答他的了
後來我覺得是因為以前阿卡常常跟我這麼說吧
於是我也這麼相信 因為她常常跟我說 我很棒 我很好
我相信了並且更有力量去努力的生活
(安煮說的很對 妳是一個給別人力量的人)
因為我有很多可以毫無保留的去愛的人
因為我相信 我們都是很棒很好的人 當然會越來越幸福
我是這麼想的 而這些想法 是阿卡給我的
 
有時候我很難過自己不是那個給妳幫助的人
妳知道 那些智慧的話語 和把妳一眼看穿的魔力
我也很怕自己會變成那些依賴妳的人
要妳當好孩子 當大姐姐 當有智慧的人 當決定的人
我之所以說我很忠心 是因為我覺得 我能夠給的 就只有忠心
就好像狗狗一樣 單純的相信 沒有懷疑 主人就是牠的一切
我的世界就只有這麼一點點
需要用心守護的也就只有那麼一點點
一點點互相了解 互相信任的朋友
一點點喜歡的事情 一個可愛又聰明的妹妹
我的生活其實只要這樣就夠了
 
可是生命總在我希望這樣簡單的快樂可以一直持續下去的時候  
出現不可抗力 無法預期的變動
面對這樣的變動 我害怕 難過 軟弱 想逃避
幸好這些時候都有妳們陪著我 給我力量
讓我更加珍惜 妳們對我的愛 也希望自己可以給妳們更多
 
希望妳們都好好的 我親愛的好友
要健康 要開心 要保重自己 要努力追尋
要知道自己對身邊的人來說非常重要
要相信自己會幸福
 
因為我是這麼的愛妳們
因為我相信我們都會有更美好的人生 
因為上帝給了我們決定的權力  
 
 

愛哭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愛哭,
呃,不,應該說,我很能哭。
 
不管是電影、戲劇還是書籍;親情、友情或是愛情。
一個人欣賞的時候,漸漸從身處的環境中抽離,
完全投入的被感動到看不清楚字幕與畫面,
潰堤前的最後一次眨眼,
心中的某個角落被終於落下的眼淚洗滌並得到釋放。
 
我很愛哭,
哭的莫名其妙不明所以(最近還會嗚咽出聲XD),
但卻因為用盡氣力去感受一切而幸福滿足,
也覺得能夠痛快流淚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因為擦乾眼淚後得到的力量真的只有自己才能體會。
 

not any more

 
她說:「如果他什麼也沒做,我會很生氣。」
聽她這麼說,雖然感動,我也只能淡淡的笑笑,不知該說什麼。
 
我不能假裝沒有一絲絲的不愉快,
我當然有,只是我不想要表現出來,
並且很快的要自己嚥下這樣無謂的情緒。
 
因為世界一直是這樣的,親愛的,不是嗎?
我們可以一廂情願的一再付出,
但卻沒有任何理由要求對方必須要有對等的回應啊~
 
雖然明知道是如此,但當再次要自己正視這個狀況時,
卻還是不得不感到難過與憤慨啊!
 
所以我們唯一能做的,
就只剩下要自己停止付出,如此而已。
 
那天夜裡,一個人走在那條長長的熟悉的路上,
孤單是有一點,但音樂也陪我走了好久好久。
隱隱約約想起了一些事情,關於過去的那一年,
雖然還想念他,但卻不再想看見他了。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堅強,對吧?
 
 
%d bloggers like this: